顶点AG官网app|开户 > 庶妃惊华:一品毒医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是姜侧妃的二婶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是姜侧妃的二婶

?热门推荐:
????秋水苑。

????“坐吧。”莫子玉淡淡一笑,“来便来,怎么还带着礼物?”

????姜生瞧着自己打的几只野味有些窘迫,脸色微红,垂眸说道:“姜侧妃在王府内,想来是什么都不缺的,不好空手上门,只好去山上打了几只野味,希望姜侧妃不要嫌弃。”

????“这便是你的一番心意,怎么会嫌弃呢!”莫子玉微微一笑,“只怕也是花了不少时间的。”

????“不嫌弃就好,不嫌弃就好。”

????“在京城可还住得习惯?”莫子玉问道。

????“习惯!”姜生立即点头道,“这是我这辈子住过的最好的地方,可比咱们梅村强多了。只是我这个人吧,操劳惯了,这一下子闲下来,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,有些不习惯不自在,只是我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,不好找活计。我今儿厚着脸皮前来,就是希望姜侧妃能够为我找一个活计,让我能够凭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。我这么一个七尺男儿,在你那儿白吃白喝,心里面委实过意不去。”

????“不必过意不去,既然是亲戚,互相照顾是应该的。”莫子玉淡淡的说道,“不过若是你希望谋一个好的活计的话,我这两日倒是也为你找了个地方。”

????“哦?”姜生大喜,没有想到姜侧妃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,“是什么地方?”

????“我在京城里面也有几件铺子,是王爷赏赐的,你便是去看着这件铺子吧,交给外人不如交给自己人放心些!”莫子玉微微一笑。

????姜生大喜过望,急忙起身相谢:“多谢姜侧妃提携,姜生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的!”

????“坐吧,你也是我哥哥,咱们还有块儿长大的情谊在,别客气了。”莫子玉微微一笑。

????姜生越发的无地自容了,这姜柳是她母亲带过来的,自小便被他们叫做野种,虽然那个时候年少不懂事,不过却也实在是欺负过她排挤过她。

????“二叔二婶没少骂我吧?”莫子玉眼神微微一转,笑问道。

????姜生有些为难的笑了笑,说道:“他们那是不识好歹。”

????“你能够上门来跟我讨个活计,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没有将我养活你当做理所当然的,便是足见你是个明事理的。”莫子玉说道,“他们既然来了,无缘无故的我也不会赶他们走,他们想骂几句就骂吧,只是你也应该知晓,我本无依无靠一步步靠着自己走到今日,若是一步走错,满盘皆输。他们想在京城带着,乖乖儿不惹祸,吃穿都少不了他们的,他们若是惹了祸,你我都得被牵连,你要知道,这里可是京城,一口唾沫就能够吐到一个皇亲国戚。”

????顿了顿莫子玉接着说道:“你呢,便是将他们多看这些,别叫他们惹出什么麻烦事来!你却银子或是缺钱,变同我说就是了,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也只管遣人来告诉我一声!”

????“是!我一定将他们看住了!”

????这姜生求来了满意的差事,心满意足的离去了。

????绿俏笑道:“可算是遇到一个稍微明理一些的了!那些野味送到厨房了,绿屏说晚上加菜!”

????莫子玉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,自己醒来以后跟之前的姜柳大为不一样,虽然以各种理由应付过去,只怕还是会叫人起疑心,如今有之前的亲人在,还相处的不多,只怕就能够叫他们打消疑虑了。

????刘氏母女刚开始住着还觉得拘谨,多住了几日之后就将这地方当做自己的地盘了,更是偷偷的将屋子里面的有些古玩花瓶什么的时候,偷出去变卖,藏做自己的私房钱。

????对待下人也是极为刻薄,恨不得她们每时每刻都在干活儿,看不得她们闲着,一旦看到她们有什么说话儿的功夫,那是非打即骂,叫下人们都怨声载道的。

????这一日,刘氏依旧还是穿金戴银的出门去,怀中揣了一柄玉如意准备去买了,又打算买几匹布给她女儿做新衣服,在布庄内却遇到了一位贵妇人搭讪。

????“这位夫人很面生啊,是刚来京城么?”

????刘氏见着对方举止气派,有些怯场,只说自己如今住的地点。

????那贵妇人大惊:“那不是祁王府的姜侧妃的宅子么?你怎么住哪儿,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?”

????刘氏搓了搓手,笑了笑说道:“我是她二婶。”

????“原来是姜侧妃的二婶啊!”贵妇人亲热的拉起了刘氏的手,“难怪穿戴这么气派呢,你也来买布?看上什么料子了?这是云锦,最是趁皮肤,你若是喜欢,我便是送你吧!”

????刘氏原来在梅园的时候就是见到一个地主婆子也得低三下四的,现在遇到这个一个贵妇人对自己讨好,心里面自然是欢喜不过,欣然接受对方的讨好了,有别人掏钱,她自然是乐意接受。

????这贵妇人不是旁人,正是钱氏。

????早些时候因为假怀孕的缘故,差点被休了,不过因着差点丢了小命,还是没有狠下这个心休了她,钱氏也老实了很久,不敢再造次。不过昨日得了祈王妃的指使,让她来接近这个土婆子,她自己本身也与姜柳有仇,自然就应了下来,故而今日强忍恶心,与这婆子说话。

????刘氏对钱氏,那是如今见到了亲人一般,又想要将她约去宅子里面坐坐,让她见识一下自己住的地方的气派,不过钱氏婉拒了,两人约了明日再聚。

????刘氏没有想到这钱氏居然对她这么低三下四的,自信心大增,也认识到了原来姜侧妃二婶的身份这么好用,不好好的利用一下,简直对不住自己来京城一趟!

????她立即赶回去,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相公女儿,便是打算好好利用姜侧妃亲戚这个身份敛财!

????姜二叔觉得不妥:“这若是出了什么问题,岂不是会连累了姜柳?”

????“姜柳不管我们,我们还管他做什么!”刘氏骂道,“她不是瞧不上我们么,我们便自己赚钱养活自己,有什么不可以的!”

????下午时分,莫子玉换了一身男装,来到了保安堂,恰好容浅是昨日回来的。

????“坐吧。”容浅在自己跟自己对弈,他垂眸看着棋盘,“听闻这回子的瘟疫是你解决的?”

????“运气好罢了。”莫子玉淡淡的说道。

????容浅抬眸看着莫子玉,浅浅一笑:“这个不只是运气而已,若非有仁心,若非有医术,若非有经验,只怕是做不了这种事情的。你能够救了这么多百姓的性命,是因为你没有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。若是医者害怕染病,未曾深入诊治病人,只怕也配制不出药方。你的药方我看我了,跟我师妹一贯的用药习惯有几分相似呢!”

????莫子玉愣愣的看着容浅,心中一酸,说道:“不过是巧合罢了。”

????容浅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顿了顿又道:“我没有想到,我离开不过短短时间,郡主居然不在了!”

????提起刘瑶,莫子玉的眼光不由得一红,怅然道:“人生如戏,莫不是如此吧。”

????“当初我师妹也是一样,我不过是出了一趟京城,回来之后见到的便是她的坟墓。”容浅说道,“你一直都在京城,对郡主的事情可曾知道些什么?”

????“郡主出事的时候,世子感染疫症,我关闭了秋水苑的门,专心为世子治病,等我知道郡主的死讯的时候,已经是几日之后了。”莫子玉说道,“直到今日,京兆府跟大理寺都没有查出什么线索来,调用了这么多的人力,这么久的时间,一点线索都没有除非是他们不想查出来!这个凶手,想来想去,只能够是刘凌了。”

????顿了顿,莫子玉继续说道:“早些时候郡主就同我说起过,她找到了芙蕖谋害莫子玉的证据,这个证据证明了芙蕖的恶毒,同时也证明了刘凌的残忍与糊涂,他只怕是为了杀人灭口!”

????“仔细想想,除了他,别人只怕真没有这个胆量与实力。”容浅冷声说道。

????莫子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吸着鼻子说道:“所以,不管如何,赵凌都必须死!他会不得好死的!”

????容浅一贯淡然的脸色也浮现了一抹杀机。

????与容浅倾诉了一通之后,莫子玉感觉心情好时苏畅了些,碍于时间不早,便起身离去,刚到了保安堂的大厅,就碰到了一位熟人,芈梓。

????他的眼神在大堂内四处瞧着,目光终于落到了莫子玉的神色,眉毛轻轻的一样,眼中流转出一抹笑意。

????莫子玉微微一愣,自己穿着男装,换了一副人皮面具,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?

????芈梓笑着走上前,说道:“方才瞧着青灵与绿俏在对面的茶舍内喝茶,我便是想着你可能在这里,就进来碰碰运气,没有想到你真的在这里!你是身子不舒服么?”

????莫子玉急忙摇头,笑道:“我很好,来这里,只为见一位故人。你……还好吗?”

????她的话刚问出口,抬眸就瞧着青灵过来了,只怕她也是瞧着芈梓入内,所以跟了进来的。